SC就像是標準的"死台北人"; 就像是身為南部人從小認知的台北人-冷漠, 自掃門前雪, 愛計較, 天龍國(就像有北部人覺得南部人淹水活該一樣, 誰要南部人要抽地下水)

直到在台北定居結婚生子之後, 對這種嫌棄的念頭才大為改觀

也是SC教會我"無情其實才是有情", 且更懂得珍惜, 因為一旦錯過了, 就很難再有機會和現在一樣

 

家裡兩個小孩出生, 我們居然沒有送任何一份彌月禮給比較熟悉的鄰居; 當然這是SC的想法

這對於熱情的南部人來說, 是很不可思議的; 感覺真的不把鄰居當一回事!!(或者說是若無賭??)

而SC則是認為, 怕鄰居覺得我們要炸他(們), 不好意思...

 

有時候只是順手幫SC的媽媽(就是我婆婆)買了他曾經提及的東西, 小小錢的一兩百元; 她會很認真&堅持一定要給我錢

或者有時幫我買東西找我錢時, 一塊錢也不願意佔我便宜

 

反而, 一天, 我的媽媽在我為小魚發燒住院焦頭爛額之際, 一直盧我要一隻智慧型手機

已經講了2~3次, 請她先找兩位姐姐, 他還是覺得我有能力, 卻不願意幫她

而我是覺得她連feature phone都不會用(只會開機&撥打電話&充電), 怎麼可能會用smart phone? 而只有兩個姐姐那邊才有機會有舊的feature phone.

 

我媽是很傳統, 待人很友善, 小孩第一; 但是常常掛在口裡的就是"沒關係, 沒關係"

我媽評斷事情的重要優先常常跟別人的順序有出入

例如: 我跟姐姐都要去同一個地方, 說順也順, 說不順也不順; 我媽可以花1~2min一直盧我去載姐姐

可是不會設身處地為我們想, 我們一臺車後面塞了2個安全座椅, 要怎麼再塞一個大人?

我媽總會說, 沒關係, 沒關係, 才一下下而已

 

再怎麼親密的家人和親人, 即使是夫妻, 都還是要有一個緩衝的空間

很多事情即使我願意為妳作, 但是並不應該當成是裡所當然, 甚至是"要求"

更不應該把其他事情放在天秤上的一端, 作為彼此付出的衡量基準

 

發生了許多瑣碎小事之後, 我漸漸發自內心贊歎日本人的安靜、自律、有禮、守法

記得第一次去日本, 住日本的民宿, 民宿媽媽要求我們務必在建築物的公共空間保持安靜

年輕氣盛的我們心裡還犯滴咕: 哪有這麼嚴重!?

現在才真的瞭解, 自我詮釋的沒關係, 其實真得很自私且失禮

 

 

wu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